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健康检测系统

客户服务 | 检测天地 | 关于维斯塔 | 用户中心 |   
检测天地
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检测天地 > 检测新闻

GayGames:中国队只有一人

发布时间:2014-09-07

在有些人眼里,“娘”和“男同性恋”是可以划等号的,可实际上,不少男同性恋者比普通直男更爱运动,他们勤上健身房,爱发肌肉照,热衷于展示自己的雄性美。网名为“流逝”的这位22岁的中国男同志,应该就属此类。这个8月,他刚刚前往美国克利夫兰市参加了第九届GayGames世界同性恋运动会,并且获得了蛙泳的银牌。这是中国人在GayGames上获得的第一枚奖牌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本届“同运会”上,中国代表团只有他一个人参加。而有数据统计,中国现在至少有4000万同性恋者。这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中国人在奥运会上初登场时的情景。民国时期,也曾有过一个运动员独自代表中国队参加奥运会。就像当初中国人想要登上国际舞台一样,现如今,中国的同志群体也开始了融入国际同志大家庭的征程。

 

从美国回到北京后,还来不及倒时差,流逝就接受了本刊记者的采访。他说,他这次参加世界同性恋运动会,是想让大家看到同性恋者积极阳光的一面,看到中国同性恋人群是可以登上世界舞台的,同时作为一名HIV病毒携带者,他也想证明,自己是可以像常人一样健康生活的,也可以追求自己的梦想和幸福。

 

 

一个人代表中国

 

 

2014年8月9日晚,第九届GayGames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的开幕式在美国克利夫兰市冈德体育馆举行,这里是NBA骑士队的主场球馆。和奥运会一样,各国代表队也要按国名英文字母的顺序入场,不过运动员手中挥舞的不仅有各自国家的国旗,还有一面面标志着同志群体的彩虹旗,各种颜色在赛场上汇聚,大家肢体生动脸色灿烂,观众席也跟着一起欢呼,就像是一场盛大的派对。

 

有近8000名各国运动员在开幕式上亮相。不过在喧嚣之中,中国代表团显得有些孤寂,只有一名成员站在举牌手的身后。这位男运动员身穿白色T恤,深灰色牛仔裤,手持单反相机,多数情况下沉默不语。相邻的加拿大队员主动打招呼,“你来自哪里?叫什么?参加什么比赛?”他腼腆一笑,用简单的英语作答,“我来自中国,我叫流逝,参加50米、100米和200米蛙泳。”

 

本来,就连写着“中国”的牌子也是要流逝自己举的,还好,一位当地的中国留学生本来为其他国家举牌,得知祖国来人后立即申请要为中国举牌,组委会依规定拒绝了,但他私下和人做了交换,并在开场前用胶布剪出了五星红旗贴于胸前,和流逝一同迈步进场。

 

开幕式上,美国总统奥巴马发来了视频致辞,“不管你是谁,你的相貌如何,不管你来自哪里或你正爱着谁,只要你努力争取,你就可以做到。”之后是文艺演出,心情尚未平复的流逝发了朋友圈,“我一个人代表中国,这个大任是不是太大了。”

 

很快,8月10日中午,流逝迎来了自己的首场比赛,50米蛙泳。他小时候报过游泳班,还在校游泳队练过一年,可是工作之后就基本告别泳池了。“不要太丢人”,这是他的底线。他从未参加过如此大型的运动会,站上出发台,双腿不听使唤,一直打颤,又不能退缩。一声哨响,他随众人扎进了泳池,大脑一片空白。50米只需游到对岸,他铆足了劲儿奋力向前,并瞄准身旁泳道的选手,死死咬住。状态兴奋的他在对手的带动下,小组第二个触壁,大屏幕显示出他的成绩,40秒06。身边那员猛将以30秒02排名第一。

 

对于规则,流逝直到赛后还没搞清楚,他忘记了成绩是按年龄分组来计算的,而且一场就定胜负。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无缘奖牌,于是收拾行囊,准备离场,接受一家电台采访后又被志愿者拉了回来,告知他获得了50米蛙泳18-24岁年龄组的亚军。

 

各项比赛都按年龄组来划分,这是世界同性恋运动会的另一个特别之处。而且运动员年龄的宽泛程度超过了一些人的想象,不管你多大岁数,都可以来参赛。就在本届运动会上,99岁的艾达·基林老太太,在95~99岁年龄组的百米赛跑中获得金牌,而且打破了这一年龄组的世界纪录,成绩是59秒8。看上去,同性恋运动会打破的不仅仅是性别歧视,还有年龄歧视。

 

 

来了就得拼下来

 

 

虽然是头一次参加同性恋运动会,不过作为一个同性恋者,流逝还参加过其他的公共活动。特别是在检测出感染HIV病毒之后,他就把工作重心完全转移到了相关公益项目上来。

 

2013年8月13日,七夕。那天下午2点半,流逝举着写有“我是艾滋病感染者,七夕征婚”字样的粉色牌子,走到北京西单的商业区当街征婚,希望引起路人的注意,借此机会向街边路人讲解艾滋病的知识,呼吁大家消除对艾滋病人的歧视。多数人看到牌子后面露惊恐,迅速走开,不少人远远围观却无人上前搭话。流逝和志愿者们决定“主动出击”,七八个人拿着玫瑰花拦住过路者,询问对艾滋病感染者的看法,以及能否接受和感染者结婚。

 

流逝是2012年6月在家乡山西太原检测出自己感染上HIV病毒的,那时他刚刚20岁。之后他瞒着家里,总是一个人往传染病医院跑,结果被舅舅发现了,舅舅在医院有朋友,私下约他见面,问他怎么了,流逝如实回答。随即,父母也知道了他的病情,一家人哭成一团。

 

那之后,流逝感觉眼前一片灰暗,他辞了工作,整天就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待着。帮助他走出来的,是一个好基友,他一直陪伴流逝,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都尽力满足,一段时间后,朋友问流逝:“你看,这段时间你活得不是挺快乐的吗?以后你为啥不能继续这么快乐呢?”

 

流逝对本刊记者说:“对于同性恋身份,我没压力;但对艾滋病感染者来说,因为大多数人不理解不支持,我的压力蛮大。”他进一步解释,他是HIV感染者,也就是HIV病毒携带者,现在可以通过服用抗病毒药物抑制并消除体内病毒,过正常人一样的生活。只要控制得好,不发病,这种生活是可以一直维持下去的。HIV感染者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么虚弱,甚至有的还要更强壮,强壮到可以参加世界规模的运动会。

 

GayGames组委会知道他的HIV病毒携带者身份,对他赴美参赛给予了更多的鼓励。他现在每天要分早晚两次服用抗病毒药物,到美国后因为时差原因,他得在中午时吃夜服药,服用后人会头晕,严重时会神志不清。为了比赛,他掐好时间提前服用,但在高强度的游泳竞赛中,身体仍不免会有恶心、头疼等不适症状,他咬牙坚持,“既然来了,就得拼下来”。

 

 

彩虹旗的世界

 

 

拿了银牌,让流逝有些意外,身体的疲惫抛于脑后,人喜上眉梢。于是他又想着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再接再厉,把金银铜牌都集齐。可之后的两项比赛他都与奖牌擦肩而过,100米蛙泳比赛中因抵达终点时未用双手触壁,被取消了成绩;200米蛙泳对于他则有点勉为其难,体能欠佳的他坚持游到了终点,感觉肺都要炸掉了。

 

荣获一枚银牌,对于流逝而言已经算圆满完成了目标。人们将他称为世界同性恋运动会上中国夺得奖牌的第一人。其实准确地说,他应该是GayGames上中国夺牌的第一人,因为在2009年丹麦WorldOutgames上,就有中国同志李赞东和马来西亚华人SeanLee搭档,摘下男子沙滩排球冠军。

 

GayGames和WorldOutgames,是当今并存于世的两大世界同性恋运动会。GayGames创办较早,1982年诞生于美国同性恋的大本营旧金山市,是由当地同性恋社区一手促成的。最初他们想以“GayOlympics”(同性恋奥林匹克运动会)命名,无奈受到了美国奥委会的阻止,只好另行命名。不过这项运动会和奥运会一样,也是每四年举办一届,也是在世界不同城市间轮换举办。

 

2000年之后,GayGames组委会中有一部分人提出要在比赛期间举办国际性的人权大会,遭到另一部分人反对,他们认为体育不要掺杂太多的政治元素。双方分歧越来越大,于是一部分人分离出来,于2006年7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办了第一届WorldOutgames。

 

这两大同性恋赛事,之前都曾有中国人参加,参赛者中就有流逝的两个朋友。正是因为这些朋友,流逝才知道了有世界同性恋运动会这么一回事,后来也是在朋友的鼓励和帮助下报名的。这次GayGames的承办城市是克利夫兰,当地组委会向各国运动员提供了20个资助名额,解决往返机票和食宿。经过各方面的考察,流逝幸运地获得了全额资助,他觉得,这应该是对中国同志的一种鼓励。到美国后,他就住在当地美国人家里,“他们对我非常热情友好,我说早上想出去跑跑步,主人Dan就开车半个小时送我到森林公园,让我跑,然后他就拿出笔记本一边办公一边等我”。

 

克利夫兰在那一周变成了彩虹世界。街边的广告牌和公交车上刷着大标语,很多人家门前插上了彩虹旗,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同性恋人群,无拘无束地走在路上,喝着啤酒,晒着太阳。“这里是安全的。这是属于我们的世界。”流逝也被这种自由气氛所感染,不用再在意他人的眼光。

 

作为同性恋群体的运动会,GayGames当然会突出很多同志元素,比如在花样滑冰比赛中,就允许同性选手配对上场。而且同性恋运动会对运动员的各项条件限制都被降到最低,不管你是专业还是业余,不管你多大年龄,都可以参加。只要你不介意,异性恋者也是可以参加同性恋运动会的。相比起争个输赢的体育竞技精神,同性恋运动会更大的目标是宣扬爱与包容。运动会期间还有音乐会、锐舞派对和文艺展览等各种活动。流逝在自己的比赛结束后,就欣赏到了一场演员身着异装的水上芭蕾话剧。

 

比赛之外,各国运动员还会互相交流。在和俄罗斯运动员交流的时候,流逝听他们说,因为俄罗斯国内最近颁布了反同法案,他们是排除了万难才来美国参加比赛的。还有一位南非的女性说,自己公开同性恋身份后被公司开除了,迫于压力,她在克利夫兰会刻意回避媒体曝光和与同伴接触。

 

流逝在克利夫兰还经常被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叔搭讪示好,虽然他还是单身,但他全部都拒绝了。除了大叔,常找他的还有一些国外媒体,问题问得都很直接,“在中国,同性恋出柜会遭到鄙视吗?国家会不会迫害同性恋?同性恋的生活自由吗……”

 

流逝回答,“不,国家不会迫害我们,中国的社会环境越来越开放,大家对同性恋群体正在慢慢理解。”

 

中国同志纪录片导演,曾参加过2009年World?Outgames的范坡坡对本刊记者说:“无论这次流逝有没有得奖,他都是一个英雄。重要的是中国同志的形象需要在国际舞台上展示,因为以前别人很少能看到。未来这种沟通会越来越多,沟通带给我们的好处也会突显出来。”

 

参加完GayGames,流逝说他要抓紧时间跑步、游泳,“俄罗斯颁布了反同法案,还有十几个人去美国参赛,泱泱大中华,岂能就我一个人?”他计划多带些同伴,参加下一届在巴黎举行的世界同性恋运动会。

 
相关新闻
· 2016年度上海维斯塔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合作协议
· 新浪新闻资讯——解密上海维斯塔HIV核酸检测实验室
· 上海维斯塔张蓉莉做客《见证品牌》
· 老人交大二附院治疗白血病 却发现感染艾滋病毒
· 中国艾滋病地图:北方“男男”传播占比超八成
更多使用指南
血样采集
邮寄样本
结果查询
4006-2121-78

首页 关于维斯塔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检测服务 科研合作 用户中心  
上海维斯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电话:021-60746848 咨询热线:4006-2121-78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版权所有©上海维斯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ICP备案|许可证号: 沪ICP备1104167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