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健康检测系统

客户服务 | 检测天地 | 关于维斯塔 | 用户中心 |   
检测天地
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检测天地 > 焦点人群

探秘市公安局看守所首个艾滋病监区

发布时间:2014-10-31

艾滋病,令人闻之色变唯恐避之不及;刑事犯罪在押人员,常常令人听之心生厌恶。如果把这两个词放到一起——艾滋病在押人员,那将是意味着什么?然而,在我市看守所有这样一些人,他们每天的工作都需要零距离接触艾滋病在押人员,监管他们的饮食起居、抗病治疗、心理调节。

年初,接到市人大代表提出的“关于重视解决刑事诉讼中特殊病患收押难问题的建议”议案后,市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,结合实际,在完成看守所单独关押建设的基础上,投资90多万将市看守所原五监区改建为“涉艾”特殊监区,并在市第三人民医院改造了2间特殊病房。9月,已正式投入使用。

“筹建遇到的一个重要问题,就是如何选派民警、选派哪些民警到特殊监区工作。当时经过认真研究后决定,公开选拔民警,让民警自愿报名。”市看守所所长陶秀东说,尽管有些民警开始报了名,可最终由于各种原因放弃或被淘汰。

从筹建开始,市看守所一直就通过开展岗位技能培训、邀请市疾控中心专家开展讲座、组织管教民警到常州、上海等地艾滋病管理监区参观学习,让民警全面了解艾滋病相关知识,提高业务能力,消除恐艾心理。

“曾经我以为说话都会传染艾滋病,包括很多朋友、同事也都这么认为。”52岁的监管民警顾祖国觉得现在了解艾滋病的传播途径,工作起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。

市看守所有3间单独关押监室,同时,在南通第三人民医院改建了2间特殊病房,作为指定监视居住点,保证艾滋病在押人员发病期间治疗。

“刚开始有点害怕,担心艾滋病犯人会咬我!”顾祖国说。

“他回家告诉我。我也害怕,一旦感染了,怎么办?”老顾的爱人吴鸣鸣说,女儿去年参军去了,自己失业在家,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有些犹豫。

当初每个民警或多或少都遇到了来自家庭的阻力。“我跟老婆说了,她不同意。但她知道我的性格,工作上的事情我自己做主。”同是特殊监区的管教民警吴建雄说。

“到特殊监区工作,就我俩知道,为了保险起见,我还要求他定期到医院去检查。”吴建雄爱人姚秀红说,不告诉其他人,主要是担心给他增加压力。”

“知道这件事后,在一起的时候也有人会半开玩笑地说‘离我们远点’。”这一点顾祖国深有体会。

进入监区,我们看到民警正在跟一名犯人谈心。而他们并没有戴口罩和手套、没有穿防护服,可谓“零距离”接触。

“他们非常敏感、多疑,为了拉近与他们的距离,不给他们以歧视的感觉,我们平时都是这样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零距离接触他们。”黄建平说。

“他们都是艾滋病毒携带者,因为涉嫌入室盗窃、吸贩毒等违法犯罪被抓。”黄建平刻意小声说,目前,总共4名艾滋病犯人。除了必备的生活用品,房间内墙壁软包、床是铁架床,不易移动,柜子和床是一体的,棱角都用木头包起来,角都是圆的,汤匙、漱口杯都是软塑料制成,牙刷更是为特殊嫌疑人量身特制,长5公分左右,牙刷柄是套在手指上的。“这是因为艾滋病人最怕碰伤流血。”

然而,正是情绪的不稳定,这样零距离接触,使得特殊监区的民警们面临着可能随时被传染的风险。

“由于艾滋病犯人情绪不稳定,时常会有自残现象发生。当我们上前制止时,很有可能会遭到攻击。”顾祖国说,嫌犯李某就曾多次试图自伤自残。

相关新闻
· 维斯塔脱恐实用指南:hiv检测指南和攻略!
· 上海维斯塔谈艾滋病窗口期排除几率
· 艾滋病离我们有多近?
· 艾滋男子故意与多人发生关系获刑
· 一名艾滋病患者的生存困境
更多使用指南
血样采集
邮寄样本
结果查询
4006-2121-78

首页 关于维斯塔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检测服务 科研合作 用户中心  
上海维斯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电话:021-60746848 咨询热线:4006-2121-78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版权所有©上海维斯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ICP备案|许可证号: 沪ICP备11041672号